前沿的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
主页 > 焦点推荐 >观点投书:「网军」的迷思─民进党为何无法理解「韩流」? >

观点投书:「网军」的迷思─民进党为何无法理解「韩流」?

阅读130|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644

随着年底大选将至,台湾各地竞选的步调渐趋紧凑,攻防也越来越激烈,尤以高雄最甚。国民党的高雄市长参选人韩国瑜经历数个月的奋斗,以奇兵之姿后来居上,终于获得对手陈其迈的重视,民进党和其支持者开始铺天盖地的对韩国瑜进行攻击,同时党中央也决定集中资源回防高雄,做最后的决战。

然而,即便已经从最初的轻视到目前的高度重视,民进党似乎还是没有办法以一个比较正面的角度来理解韩国瑜崛起的现象。他们极少阐扬自己的理念或政绩,却把心力放在负面选举,发动一系列针对韩国瑜的负面宣传,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人身攻击,其中有一些还相当反智。他们有的人歇斯底里,有的胡言乱语,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对韩国瑜无法掌握、甚至无法理解的困惑和由此而引发的愤怒。然而,在这些看似手足无措、令人莞尔的言行之间,似乎还是有共同的脉络可循。其中,最历久弥新且广为传播的,便是所谓的「网军助韩论」。一个多月以来,民进党多位党政高层和民意代表,就在各种场合间接影射或甚至直接指出韩国瑜的网路高人气和媒体的高曝光度,是透过来自中国大陆的「网军」或资金刻意操作的结果。换言之,韩国瑜只是中共的代理人而已。所谓的「韩流」,并不是韩国瑜真的有什么人格魅力而造成影响,也不是人民对民进党执政不满的反映,而只是一桩敌对国家精心策画的政治阴谋而已。

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下,民进党的主要任务,当然就是要揭穿这桩「阴谋」,揭穿韩国瑜「丑陋的真面目」,以及中共在背后操控的事实。只要阴谋被揭穿,选民终于认清事实,韩国瑜就会被唾弃,选民也会看清谁才是代表「高雄价值」,最终陈其迈和民进党依然稳上。这就是为何他们要不断的对韩国瑜进行人身攻击,并且把他和中共进行连结的原因。

像这样的说法,其实没有多少根据,而且有些还相当的反智,连他们自己的支持者也不会相信。不过,如果要因此谴责民进党政治堕落,又在操弄仇恨和对立的话,那么又未免太过苛刻了。事实上,民进党之所以会如此,并不全然是因为选举考量。从更深层的角度看,他们是受限于自我认识,在三个不同的认知层次上产生迷思,造成对韩国瑜现象的误解。虽然出尽洋相,但却颇值得同情。

自我感觉良好的迷思

首先,民进党的第一个迷思就是自我感觉良好。过去几年以来,从总统、行政院长到主要的地方县市首长,都曾大力宣传政绩并自我肯定。例如林佳龙就曾说「台中市是空汙防制最成功的地方政府」,赖清德在市长任内也夸口「台南市治水工作已完成30年要做的事」。当上院长之后,他更说出「目前国内平均月薪约4.8万元」,相当的自信。不过在这其中,对自己最有自信的还是蔡英文总统。除了说「台湾经济目前处在过去20年来的最好状态」外,她还认为「如果民进党做不好,台湾就没有人做得好」。

党政高层的自我感觉良好与基层民众的真实感受有多大的落差,这是一回事。但从民进党自己的逻辑来看,既然做的这么好,政绩如此漂亮,台湾人民实在没有理由不继续支持民进党。如果有的话,必然是「中国网军」在虚张声势,「反改革者」和「中资媒体」在旁助阵所共同营造出来的假象。

观点投书:「网军」的迷思─民进党为何无法理解「韩流」?总统蔡英文2017年出席民进党中常会时宣称「如果民进党做不好,台湾就没有人做得好」。(资料照,陈品佑摄)

这个逻辑放到高雄市,则更加明显。在陈菊任市长期间,经常在天下杂誌所做的县市首长施政满意度调查中名列前茅,高雄一度被称为「幸福城市」。2014年的县市长选举中,陈菊更是大赢对手近50万票。在如此丰厚的政治遗产下,陈其迈没有道理选情紧绷,高雄更不可能是「又老又穷」。然而,如果在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多人居然会无视现实,呼应韩国瑜的说法,那么必然是来自境外的「中国网军」,否则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这恐怕是很多民进党人直觉式的想法。

网路动员和「有效治理」的迷思

其次,民进党的第二个迷思,就涉及到他们过去网路动员的经验和对有效治理这个概念的理解。众所周知的,在马英九执政时期,民进党就直接或间接的配合社运团体和文化界人士,以及亲绿媒体,在各个公共政策的领域和马政府唱反调,大多都是为反对而反对。当社群媒体逐渐普及后,民进党更是运用一些「网军」和片面的资讯在网路上带风向,营造出一种普遍反马和反国民党的声势,终于造成国民党在2014年选举的大败。然而,且不说像是反拆迁、反核能和反核食、以及反服贸这样的主张合不合理,有没有科学根据,光是太阳花运动佔据立法院的行为就是公然违法。但民进党不管,为了反马英九和打倒国民党,他们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而不管后果,而且也有效的达到目的。

基于过去选举夺权的经验,他们不免疑心生暗鬼,经常怀疑别人也要用同样的方法对付自己。这就像是民进党过去经常散发不实的假消息来打击政敌,执政之后自己也老是带头发送「假新闻」,却指责别人在製造「假新闻」一样。现在他们看到韩国瑜团队在网路上成功的带动舆论风向,而且居然还策反不少绿营的核心支持者,这样的情景让他们联想到过去自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和成效。他们在心生恐惧之下,绘声绘影、草木皆兵的指责有「中国网军」介入,以自己过去的经验来想像别人也会如此,本来就是人之常情。况且民进党从过去到现在就经常释放假消息和「假新闻」,就算是随口讲讲,对他们而言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这很容易理解,也令人同情,但这还不算最严重的。

民进党执政后,这些原本在政治上相当活跃的社运份子和文化人,不是被吸收进入体制内,不然就是被驯服,自然不可能再领导运动或公开反对政府。而太阳花世代的觉醒青年,同样也有不少人进入体制,剩下还在体制外的,不是进入职场不然就是出国留学,有些人甚至觉得被民进党利用和背叛,不但没时间参与,对政治也逐渐冷漠。在失去反抗目标,而且组织和士气都被瓦解的情况下,马政府时期风起云涌的各种运动,瞬间偃旗息鼓、声消匿迹。

观点投书:「网军」的迷思─民进党为何无法理解「韩流」?国民党立委陈学圣、李彦秀、赖士葆1日召开「慈湖陵寝泼漆,低级转型正义」记者会。(颜麟宇摄)

与此同时,民进党政府以转型正义和改革为名,将国民党和其「附随组织」、退休军公教人员列为整肃对象。为了抢夺资源和政治斗争,甚至连台大和文大学生的权益都不顾。这些作为当然引发反抗,但民进党挟全面执政的优势,一方面汙名化反抗者,另一方面採取分化和压制并行的策略,加上在野党的无能,同样成功的瓦解各路反抗势力。

民进党的执政每况愈下,不但劳基法的修法和果菜价格过低接连得罪劳工和农民,蔡政府在处理诸如断交、淹水、大阪台湾游客滞留、以及普悠玛列车出轨等重大问题上的表现也都令人不满。虽然蔡总统和赖院长所到之处总是有民众随行抗议,但总有最高层级的维安将抗议民众远远的隔绝开来,官僚机构也投其所好报喜不报忧,继续用美化后的数据粉饰政绩,高层仍然自我感觉良好的到处讲干话,整个社会表面上似乎一片和谐。

所有可能领导运动和上街头反抗的人不是被收买,不然就是自行瓦解。所有「反抗改革」或是民进党要对付的人,不是被成功压制,不然就是自行溃散。所有的政绩和相关的数据是如此的漂亮,抗议的人是如此之少,而且声音又远又小。如此和谐的社会在高雄就更加明显了,民进党在大高雄地区长期执政,据说政绩斐然、颇受好评,陈菊这个「南霸天」更不是干假的。在这种绝对优势之下,韩国瑜的声势居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上扬,几乎追平陈其迈。这除了民进党无法控制的「中国因素」介入操作,利用大量境外「网军」进行灌水外,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了。

民进党的逻辑是,只要把所有潜在和现存的反对者逐次收买、压制、分化和瓦解,把所有和他们意见不同的人和他们不喜欢的资讯都以「反改革者」和「假新闻」的名义进行隔绝,而且利用各种美化后的数据自我吹捧,并躲在同温层里自嗨,想像大部分台湾人都还支持他们,这就是他们所理解的「有效治理」。

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这种治理方式就像一把双面刃,短时间内有效,但却使统治者与真实的民意逐渐脱节,长期下来缺乏危机感,无法适时回应问题,等累积到一定程度突然爆发时已经难以收拾。被压制的人会重新集结,民怨会逐渐累积,并寻找合适的突破口。民进党就像站在一个火山口,底下滚烫的岩浆早已奔腾窜流多时就等待爆发的那一刻,他们却以为是死火山而老神在在。「韩流」现象就像是火山爆发,当民怨如同岩浆一样喷发出来时,民进党毫无心理準备,也就只能归因于「天外飞来的网军」了。

自我认识投射的迷思

最后,民进党最严重的迷思,就是透过自己来认识韩国瑜。如果说,韩国瑜可以快速崛起的原因,和他「非典型国民党」的特质有关的话,可能很少人会否认。甚至还有人认为,韩国瑜根本就像是20年前的民进党,而陈其迈反而像老国民党。这种说法听在民进党耳里应该颇不是滋味,因为这等于暗示民进党早已堕落,背弃了过往的理念,同时也背弃了选民,所以不再受支持。而韩国瑜则正好相反,所以才能带动「韩流」。

民进党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解释,无论是选举考量还是内心的感受。诚然,早期的民进党可能是一个有热情和理想的政党。但在两次执政拿到权力后,却快速的堕落和腐败,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对比过去的理想和拿到权力之后的堕落,民进党就好像在集体演一齣欺骗选民的政治大戏。与其说权力使人腐化,不如说腐化才是他们的本质。

从民进党的角度来看,他们当年的热情和理想都不下于韩国瑜,甚至还超过。但仍然无法抵挡权力的诱惑和承担执政的考验,逐渐腐化和堕落,进而被选民抛弃。如果连他们自己都做不到,那韩国瑜凭什么能够做到呢? 他们不相信韩国瑜的热情和承诺是真的,其实就是不相信自己。他们宣称韩国瑜欺骗选民,其实是因为自己一直都在欺骗选民,所以也认为别人都在骗。

观点投书:「网军」的迷思─民进党为何无法理解「韩流」?时代力量主席团成员的导演柯一正日前批韩国瑜是「王禄仔仙」,应该进入演艺圈才对。(资料照,中华文化总会提供)

民进党和其支持者对韩国瑜的评价,从「是个需要舞台的脱口秀艺人」、「王禄仔仙」、到「包子剥开后没有馅」,韩国瑜被塑造成一个华而不实、乱开支票,实际上是在欺骗选民的恶质候选人。他们用各种想像的情节塑造出韩国瑜的负面形象,再用各种负面宣传试图揭穿他,包括指控他操作「网军」拉抬声势。他们的这些说法和指控,未必能够有效的伤害韩国瑜,却反而揭穿了自己。毕竟他们对韩国瑜的想像,其实就是对自己的理解,蔡总统过去被称作「空心菜」,民进党现在被称做「干话党」,其来有自。

总之,韩国瑜到底有没有「网军」,有多少来自境外,这根本不重要。事实上,「网军」只是民进党不知反省,继续堕落的一个藉口而已。他们透过把韩国瑜崛起这样一个有多重複杂因素,基本上反映出自己执政失败的现象,简化成一个由境外敌对国家「网军」所造成的幻象和政治阴谋。他们因而不需要反省,也不用改变,甚至还可以反咬一口,指控中共在背后支持韩国瑜。

事实上,韩国瑜和「韩流」,对民进党而言是一个既熟悉,但却又极其陌生的现象。他们熟悉的是韩国瑜高明的讲话技巧和网路行销手法,陌生的则是韩国瑜的热情和真诚,他认真想改变高雄的愿景和承诺,以及基层人民的痛苦和自己的执政失败。他们习惯性的选择和放大自己熟悉的部分,却刻意忽视和排斥对他们而言早已陌生的现象,也是他们最不愿意面对的真相。

讲一堆华而不实的政见,开空头支票欺骗选民,雇用大量「网军」在网路上造势和带风向,这是民进党在有限的认知能力範围内可以自我理解和掌握的。除此之外,他们无法理解其他更深刻、更複杂、更真实和更重要的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一直要在「网军」的问题上纠结,却始终无法理解「韩流」的真正原因。


前沿的新闻资讯|新闻最新消息今天|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