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的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
主页 > 热门点击 >把美国大麦出口到日本,来塑造自己慈悲的救世形象…你不知道的日 >

把美国大麦出口到日本,来塑造自己慈悲的救世形象…你不知道的日

阅读967|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145

日本製麵业者在美军佔领期间开始称呼这道中式汤麵为「中华麵」,同时也迴避使用可能唤起战争记忆的「支那麵」说词,这样的变化则是美日两国努力将日本改造成为一个和平国家的共同成果。

根据《战后宪法》(又作《日本国宪法》,由美国起草并在佔领日本期间公布)第九条规定:「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日本政府与媒体也开始称呼中国为「中国」,意指「中土」或「中央王国」,而这也是日本战败后因应中国代表严正提出更改官方称号要求后的变化。

这样拐弯抹角的过渡时期反映出日本人迴避任何带有帝国主义与战争记忆的用语,同时也企图透过不同的重建方式来改造日本。除了中华麵这个用语之外,札幌有些店家早在一九二○年代就开始使用「拉麵」这个称呼,因此拉麵也在战后这段时期成为流行用语。不过,当时在日本还是有很多人持续沿用「支那麵」这个用语,甚至使用更具贬义的「清麵」来指涉这道中式汤麵,而这些都是早期战后电影对于这道料理的惯有称呼。

然而,严格说来,贩售或购买中华麵以及其他餐厅料理,在当时依旧属于非法的行为,因为美军当局在接管日本之后仍延续战争时期针对贩售食物的禁令,也维持原有的基本物资配给制度。因此,这道都市劳工阶级的招牌料理就在被轰炸过的城市中发展成一道黑市摊贩料理。中华麵在非法摊贩间兴盛的趋势也反映着麵食在当时较米食更容易取得的事实。

日本战败导致稻米短缺,也因此让美国进口大麦的需求成为替代选项。过去从韩国与台湾等殖民地进口稻米的管道已经阻断,而日本国内又于一九四四年与四五年遭逢稻米歉收,因此美军当局就以进口大麦为应急措施,此举也让日本战后对麵食的依赖成了米食短缺的替代方案。此外,美军佔领日本期间,多数从美国进口到日本的大麦最后也都落入黑市拉麵摊贩的手中。不过由于这些都是违法的行为,因此确切流进黑市的大麦数量始终不得而知。

拉麵在日本再度兴起其实也是美国的策略性手段,其目的就是要将大麦以食物救援的形式倾销到亚洲各个友邦。美国一开始认定解决粮食严重短缺的问题是日本人自己的责任,不过后来政策急转,大量倾销大麦到日本,进而将此举视为一九四八年初开始重建日本经济的计画内容之一。美国大麦在当时肩负着相当重要的政治功能──提供劳工充足的体力,以重建当时东亚最大的非共产经济社会(即使日本早已在战争中饱受摧残)。如此一来,随着冷战情势开始在东亚蔓延开来之后,美国为了达成策略地理政治目标与维持商业出口利益,佔领日本时期的粮食政策就从吝啬的紧急救助转而成为提供政治与经济上的各项支援。

拉麵及其他由美国大麦製作而成的食物在这个时期也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让许多日本人免受饑饿折磨。除此之外,美国大麦运达日本的时间点正好也是日本人民不满日本当局与美军无法妥善管理配给制度的高峰期,针对政府腐败的民怨眼看就要一触即发。此时,日本共产党领袖们也趁机扇动大众对政府当局处理粮食无能的失望,而美国当局也企图藉着进口(美国)大麦的机会塑造自己悲天悯人的救世形象,每一批美国大麦抵达日本,就会顺势大肆宣传一番。

来自美国的紧急救援粮食及时促成拉麵摊贩业再度复甦,也因此排解了潜在的民怨与暴动,毕竟饑荒、食物分配不均与其他生活上的困顿,就是共产党滋生的温床。

美军当局仅允许警察惩罚消费者与摊贩,但是却放任大规模的原料供应商,此举似乎是暗自想要让黑市价格渐渐失控。现代日本历史研究学者约翰.道尔(John Dower)就在其研究美军佔领日本的鉅作《拥抱战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Embracing Defeat: Japan in the Wake of World War II)中指出:

正当企业家、政客与卸任军事将领在黑市中操其奇赢以某取暴利、政府官员与美军领袖们杯觥交错又列鼎而食时,一九四六年间,约有一百二十二万名平民老百姓,不分男女,因非法黑市交易遭受拘捕。这样的数字在接下来两年仍继续攀升,分别到了一百三十六万人与一百五十万人。

这些黑市摊贩多半都与地下帮派组织挂钩,他们将基本物资与家用品转售给绝望无助的买家,从中获取价差暴利。当时这些摊商不仅贩售政府物资,也转售贪官污吏囤积的美军用品,甚至妓女们也会在美军光顾时收到日用品作为报酬。

日本警察三不五时就会逮捕并拘留违反餐厅营业法令的中华麵摊贩,但是几乎没有任何大麦供应商会被拘捕。日本政府与美军当局无心解决黑市问题的态度渐渐引起多数人质疑,而其中又以媒体为最;他们开始怀疑警方与高阶政府官员是否也利用非法粮食交易中饱私囊。当时的媒体指出,警方拘捕了上百万名从事小规模贩售行为的摊贩,却放过让货物流进市场的大型供应商。部分记者试着揭露参与黑市交易的供应商以及其与政治圈的关联。然而,就算这些记者冒着生命危险想要揭发丑闻,无奈多数都是无功而返,这些众所皆知的贪污事件始终没有机会被摊在阳光下。

美国大麦与猪油流入黑市通路的改变促成中华麵得以回归,城市中饱受战乱摧残的劳工们就有机会经营以中华麵推车、流动食物摊贩维生的小型生意。如同一九三○年代一样,拉麵以经济庇护的型态回归市场,而都市居民也重新发掘享用一碗热呼呼中式汤麵的乐趣。

多数供应中华麵的摊贩都是过去居住在殖民地的侨民、工业劳动人口(包含许多韩国人与中国人)以及退役军人,这样的多元族群也说明了日本在一九四○年代末期与五○年代初期,大量人口迁移与地理政治上的变迁。

中华麵在许多日本人的记忆中是物资极度匮乏年代所引进的料理,其在历史与象徵意义上所产生的迴响则要等到半个世纪之后才能显着明朗。那些以拉麵为题的作者与拉麵博物馆的企画人员在一九八○年代与九○年代共同为这道料理编写出权威性的历史纪录,其中也提出拉麵在美军佔领时期对日本都会的重要性──面对后工业萧条与经济困顿的时期,这道料理在日本人坚忍与怀旧的家国记忆中是何等重要。

作者简介|乔治‧索尔特(George Solt)
 
乔治.索尔特出生于日本东京,后随父母迁至美国。二○○九年在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取得史学博士学位,现为美国纽约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当代日本史,主要着重于当代日本政经转型与社会再造之间的关联,近期的第二研究主题为当代日本的博奕史。

本文经授权转载八旗文化《拉麵:一麵入魂的国民料理发展史》(原标题:黑市经济与中华麵)


前沿的新闻资讯|新闻最新消息今天|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