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的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
主页 > 市场要闻 >林益世案,马政府无人负政治责任 >

林益世案,马政府无人负政治责任

阅读741|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516

林益世案,马政府无人负政治责任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施颜祥、张家祝、邹若齐是证人或帮兇? 中钢炉渣丑闻案随着林益世被起诉就掩埋了吗?经济部长施颜祥、前中钢董事长张家祝、中钢董事长邹若齐,林益世找过这三位高官帮忙,他们不但没阻止丑闻发生,还帮忙围事。如果他们都不必负政治责任,马英九总统还谈什么清廉治国、责任政治。 陈东豪

前行政院秘书长、前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林益世向炉渣业者陈启祥索贿一案爆发时,政论家南方朔就在本刊为文写到:「林案如果深究,对国民党就会造成极大伤害,因此国民党真正的高层还倾向于小办林案,特侦组不去追究政商勾串的部分,只是在林益世拿了六千三百万的金钱下落上做文章⋯⋯特侦组彷彿更像是特别护航组。」果然,此案毫无意外的大案小办,台湾民众对执政当局以及司法几乎是哀莫大于心死的彻底绝望。
十月二十五日,林益世终于被起诉,然而,当各界在细究林益世交保的五千万元从何而来时,却忽略马政府至今没有人为林益世案负起政治责任,甚至标榜清廉治国的马英九总统都忘了这事。
如果没有马政府的三个高官襄助,甚至将红灯改成绿灯,让林益世一路畅行无阻,林益世怎吞得下陈启祥六千三百万元贿款,甚至两年后再向陈启祥开口要八千三百万元?
这三个马政府团队高官分别是:经济部长施颜祥、前中钢董事长(现任华航董事长)张家祝、中钢董事长邹若齐,林益世都找过他们帮忙;他们原本都能向林益世说「NO」,甚至向马总统告发,阻止丑闻发生,但他们不仅选择缄默,还帮林益世围事。

邹若齐从头到尾参与其中

十月二十七日,特侦组公布在最高检察署网站的林益世起诉书,在「证据清单暨待证事实」一栏表载明,包括:施颜祥、张家祝、邹若齐、经济部官员、国营会官员、中钢、中联经理人的证词,分别说明林益世如何关说、施压,但关键仍在于施颜祥、张家祝、邹若齐这三个握有权力的高官如何配合,而邹若齐则是从头到尾参与其中。
二○一○年一月间,时任国民党立委兼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的林益世认识了陈启祥;同年二月一日,邹若齐甫回中钢担任总经理;不久,就有中钢旧属介绍陈启祥和他认识。同年三月,邹若齐去拜访林益世,陈启祥也在场,「林益世当场介绍陈启祥与邹若齐认识,并表示陈启祥係中钢公司之下包商,且欲与中联公司合作,希望多加支持,邹若齐心里就知道是做炉渣生意。」
随后,林益世向邹若齐索取中联公司炉下渣、转炉石契约之销售对象、资格、契约期限等资料,并表示希望由地勇公司承购中联公司转炉石契约及中耀公司炉下渣原料。
三月三十日,邹若齐回覆林益世之内容载明「林益世委员受厂商地勇公司请託,希望能承揽中联公司转炉石着磁料案」与中钢公司「转炉石着磁料」销售资格说明文件。此刻施颜祥、张家祝、邹若齐都还构不上任何责任,但后续发展就不然。

施颜祥帮忙追蹤契约动向
四月七日,经济部长施颜祥到立院的林益世立委办公室讨论法案及预算,林益世口头向施颜祥说,他曾要求中钢公司协助地勇公司争取炉下渣急转炉石契约,希望施颜祥帮忙追蹤。
施颜祥随即派经济部总务司长兼国会联络组组长谢锡铭自林益世国会办公室,取得一张盖有立法委员林益世戳章的便签,内容载明:推荐中钢提高地勇公司脱硫渣採购量及广集企业(地勇的借牌公司)有意愿採购中联公司转炉渣铁。
谢锡铭接着以经济部总务司传真机传真便签给国营会,当天施颜祥还问谢说,「林益世是否有交代一件什么中钢的事?」谢锡铭则回答已交给国营会处理。
时任中联董事长翁朝栋在特侦组作证时表示,「该传真据同仁告知係林益世在立法院议场亲自交予经济部长施颜祥,施颜祥再交由国会联络人传真至中钢公司秘书处,中钢公司秘书处随即传真予中联公司并告知林益世係大党鞭,帮助经济部预算、法案,尤其ECFA甚多,应多予协助。」翁朝栋随即将转炉石契约销售资料之遴选办法相关文件回传。翁朝栋的证词显示经济部长施颜祥在本案的重要性。

张家祝要邹若齐处理善后

同时,邹若齐则在四月中旬中钢集团会议上表示,转炉石着磁料长期由一家厂商(永丰盛)承购,欠缺透明性及良性竞争,指示中联增订增加厂商之遴选办法及新进厂商之承购量,最后则决定新进厂商可取得三分之一承购量,邹若齐并要求中联副总经理金崇仁当日传真相关资料,以便其向林益世说明。但当时地勇并未通过中联的遴选标準。
地勇未通过中联遴选资格,张家祝曾请中联翁朝栋向林益世说明。「林益世得知地勇公司甄选不合格后,甚为不悦,质问翁朝栋不给他面子。」
林益世即刻拨打电话予张家祝表达不满,张家祝回说将会请邹若齐加以了解。张家祝进而要求邹与林益世联繫、处理后续事宜,事后,邹若齐亦向张家祝报告林益世对于中联公司遴选厂商程序有意见。
林益世挂断翁朝栋的电话一、两个小时后,邹若齐拨打电话给翁朝栋,表示林益世对于地勇公司的评选结果有意见。当天晚上,翁朝栋遂前往林益世凤山服务处说明。
翁朝栋作证时指出,林益世认为「中联公司之厂商甄选方式并不合理,要将此事及甄选相关评比表交予经济部长加以评断,由部长处理,且如係副总金崇仁从中作梗,林益世也有能力更换金崇仁,同时林益世亦强调自己对于经济部之法案及预算帮助甚大。」

从未达评鉴标準变合格厂商

事后,翁朝栋回报张家祝、邹若齐。邹若齐告知翁朝栋因林益世关心转炉石契约,而且是地方的大老託办,涉及面子问题,因为林益世对于法案跟预算帮助经济部很多,所以希望子公司应配合母公司的整体利益考量。
张家祝在特侦组说,「中钢公司虽是民营化的公司,但高阶人事的部分仍然不全然有自主性,所以会有很多外界人士认为对于公司有影响力,且一般同仁会担心立法委员的事处理不好,立委会去找经济部或国营会质询或抱怨或批评,会造成长官的困扰。」张家祝这段证词显示,一方面显示他的乡愿,另一方面显示即使当时马英九总统已主政二年,但中钢等公股事业仍难逃外力干预!
邹若齐在张家祝默许下,交代中联翁朝栋要促成中耀公司提供炉下渣原料予地勇,以及给予地勇第二次甄选转炉石契约承购厂商之机会。
五月二十六日,中钢召开集团会议时,邹若齐再次就厂商遴选标準一事,询问翁朝栋及中联公司总经理蒋士宜,表示遴选办法对于新进厂商之参与机会有不公平合理之处,须加以检讨、研究。
林益世后来拨打电话予邹若齐询问中联公司转炉石契约承购厂商评鉴情形,邹若齐则回称已进行第二次评鉴。
中联公司因而召开主管会议,重新修正作业程序表,使地勇获得第二次参与评选机会,翁朝栋并将地勇公司依据新标準之评选合格结果告知邹若齐。这一刻,在张家祝、邹若齐协助下,中联将地勇的「红灯」改成「绿灯」,也让地勇从未达评鉴标準变成合格厂商。
待地勇公司通过评鉴后,邹若齐则告知林益世应可採取由不同厂商各自承购三分之一、三分之二,至于协助地勇公司购买中耀公司炉下渣原料部分,邹则已交由中联处理。

邹若齐亲自摆平永丰盛

翁朝栋曾告知邹若齐,中联修改评选标準前,已与第一次评选合格厂商永丰盛签约,然而,邹若齐并未改变由两家合格厂商承购之意,翁只好尽力与永丰盛协商更改合约内容。邹若齐在林益世案中的角色已显而易见。
永丰盛对于修改契约一事并不同意,并有意透过前立委蔡豪报导此事,后经邹若齐亲自协调,永丰盛虽不愿将原契约交回修改,但同意中联公司以发函方式片面将转炉石契约提货量三分之一交予地勇,其余仍由永丰盛提货。张家祝、邹若齐总算完全满足了林益世的需求。
事情发展至此,林益世圆满达成陈启祥的託付,陈启祥也分别在同年四、五、六月分别交给林益世合计六千三百万元,邹若齐则在六月二十三日高升中钢董事长,并在同年七月将中联董事席位交给中钢新任总经理欧朝华,翁朝栋则在隔年五月调派海外,张家祝在卸任中钢董事长后,又在隔年一月一日出任华航董事长,这结局皆大欢喜。
始料未及的是,林益世出任行政院秘书长后,却与陈启祥翻脸。陈启祥怀疑是林益世造成中钢集团对地勇断料,进而向媒体爆料,向特侦组自首检举林益世。问题是,这件中钢炉渣丑闻案随着林益世被起诉就掩埋了吗?如果从经济部长施颜祥到中钢高层都不必负任何政治责任,马英九总统执政还侈谈什么清廉治国、责任政治!●


前沿的新闻资讯|新闻最新消息今天|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