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的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
主页 > 市场要闻 >观点投书:「育儿百宝箱」无罪,但要看清托育政策问题的本源 >

观点投书:「育儿百宝箱」无罪,但要看清托育政策问题的本源

阅读632|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496

卫生福利部社会及家庭署的在前瞻计画中的「育儿百宝箱」说真的鼓励不了生育,如同简署长所言仅是「卫教」,其实如果是「卫教」要看内容,因为「少子化」已经是国安问题,如何促进儿童健康发展及品质,也是执政者该去正视。

「育儿百宝箱」无罪,其罪在不应该编列在举债的「前瞻计画」、而且没有明确告知大众真正用意何在。因此就变成「众矢之的」。

其实做为民间儿童福利的倡议者,给赖院长和陈部长的建议是,不是专找学者、专家去谈政策,而是多听取民间真正执行者的意见。如果真要建立有效的处理方案,至少要跨卫福、教育、劳动三个部会。

如果要看托育政策的政策端到执行面,我想从幼托整合,就是美丽错误的开始。因为配套措施永远赶不上使用者真正需求。中央的政策还得看地方政府买不买单。检视目前公共的托育中心设立,仅在双北等都会区有出现成长,其实不是双北较重视,而是双北有其地利人和。如新北市部分公共托育中心是使用国小的场地,而台北市在幼托整合之前,在各行政区就有公设民营的托儿所,因此当幼托整合后,这些公设民营的托儿所即转为「非营利幼儿园」,都可以说以最少的支出,交出成绩单。

卫福部的托育政策,一直被检视,真的有点冤。特别是在公共托育中心部分,虽然不能广设中心一定会挨批。但在0-2岁托育现行使用,亦有灰色地带。最大问题是托育中心收托原则上是以0-2岁为主,但是受限于入幼儿园的资格如公幼可能有报名的时限,所以社家署从善如流,让未依据幼照法入幼儿园者,托婴中心得继续收托,期间不得满1年。因此部分小孩会收托到满3岁前。

做为民间儿童福利倡议团体,我们不只一次希望中央政策在教育部,能推动幼儿园的2岁专班,但是一直都未能得到教育部的回应。

检视教育部对幼儿照顾政策,以实务工作者来看,其实也有点不切实际,教育部把增加收托名额,期待由增设「非营利幼儿园」来提升公私幼儿园能到4比6,但政策端又没有鼓励幼儿园增设2岁专班;因为2岁不是义务教育,我想这样的政策思考逻辑如果不改,我想要解决「少子化」在托育政策的问题的,难度永远都在。

因此给政府的建议,托育政策在公共资源面,要实施一条龙政策。简单的说公共托育中心增设多少所、增加多少名额,教育部的公幼体系也须在现有的公立幼儿园增加多少名额的2岁专班,让后续资源服务能畅通。而教育部更需要鼓励开设课后照顾的服务,而这服务是真的要做到不论偏乡或都会区,只要家长有需求就开办,但不可否认这可能会增加人力成本,特别是教育部积极推广的「非营利幼儿园」,人力成本在「一例一休」下,可能是不可承受之重。

观点投书:「育儿百宝箱」无罪,但要看清托育政策问题的本源作者建议,政府的托育政策在公共资源面应实施一条龙政策,公共托育中心增设多少所、增加多少名额,教育部的公幼体系也须在现有的公立幼儿园增加多少名额的2岁专班,让后续资源服务能畅通。(资料照,甘岱民摄)

赖院长您还忘了鼓励生育,更重要的推手和助力是劳动部,目前虽然有育婴假和津贴,但是最被使用者关心的,是我请了育婴假还回的去吗?因为就资方而言,单位有人请育婴假,第一个选项是聘请新的人力,但是请育婴假期满,我要把这位新人力资遣吗?按照劳动基準法后续相关的处理?我想劳动部也该想想,如何让育婴假使用者、职务代理者和资方都能取得平衡的做法。

因此赖院长,新的育儿方案出炉前,请您先看看现在执行的法令和实际的作法,有哪些会阻挡您的新政。

*作者为中华民国发展迟缓儿童基金会执行长、新竹县政府教育处幼儿及教保服务谘询委员


前沿的新闻资讯|新闻最新消息今天|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