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的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
主页 > 探索世界 >腐烂的政治土壤焉能孕育出健康的宪政果实? (王思为) >

腐烂的政治土壤焉能孕育出健康的宪政果实? (王思为)

阅读367|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416

腐烂的政治土壤焉能孕育出健康的宪政果实? (王思为)宪政问题不单单只是宪法文本的良莠而已,还必须搭配「政治系统」(political system)的运作。(图片:网路资料,民报合成)

自从太阳花学运提出公民宪政会议的诉求之后,社会上便有许多人认为现在是讨论宪政改造、推动宪改运动的最佳时刻。基本上,这个观点相当正确,当我们看到台湾政坛屡屡上演着有权无责、悖离民意、践踏宪政精神的无耻戏码时,每个人的心中都不禁要问,台湾真的还是一个所谓的民主宪政国家吗?假使继续如此因循苟且下去的话,未来台湾的宪政会不会有崩解的一天?

是的,在这部面貌畸异、内容乖戾、逻辑断裂、拼拼凑凑而成,李鸿禧教授将之戏称为「龙的宪法」的宰制之下(龙乃集各种动物特徵之大成的怪物,犹如四不像,故称为龙的宪法),台湾的民主与宪政经验千疮百孔,中央政府体制与权力行使无法在符合宪政原理的轨道上妥善运作,甚至用光怪陆离来形容也不过分(马金毁宪乱政的扩权组合还不算典型代表作吗?)但当许多人都把台湾所遭遇到的诸多宪政弊病悉数归咎于宪法先天设计严重不良所导致,并将问题矛头直指当前宪政体制,因此归纳出只要能够打造一部完美的宪法,并朝向纯粹总统制或是内阁制的方向大幅调整,那幺台湾自然而然就能迈向民主宪政的坦途。

不过,真正问题只是如此单纯吗?

没错,当前中华民国使用的宪法所造就出来是一个既非纯正半总统制,又非总统制,更不是内阁制的畸形宪政体制,除此之外,历经七次修宪之后留下支离破碎的宪政规章所衍生之弊病所在多有,例如国会无法反映完整民意,地方自治及人权篇章等宪法条文的落伍与不足,台湾此刻确实需要进行大幅度的宪法修改,甚至于发动制宪运动、制定一部全新的宪法以竟其功。

对于进一步宪改或是制宪的主张笔者皆万分赞同,然而在此要特别强调的是除了我们的宪法是一部欠缺完整章法的基本大法以外,台湾的宪政阙失与民主沉沦、法治脱序等诸多乱象的问题癥结,事实上无论是何种宪改方式,都不可能对于上述这些问题提供迎刃而解的完整答案。关键在于宪政问题不单单只是宪法文本的良莠而已,还必须搭配「政治系统」(political system)的运作,两者组合之后才孕育出今日我们所看到群魔乱舞、各式各样荒腔走板的毁宪乱政异象。

具体地说,拥有国库通党库的庞大党产,从未受过转型正义的审判,躲在民主转型的假象底下漂白成功,并且透过绵密的桩脚及黑金网络所构筑而成一党独大的国民党,明明就是一只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吃人不吐骨头的野蛮怪兽,却伪装成温驯无害的草食小白兔。军事、司法、特务机关的偏颇生态自不用说,教育、文化的结构在民主化之后也未见明显好转,光是仗着这些极端不正义的不平等优势,以及几十年来所建立的侍从体系,国民党在政治系统中基本上就立于不败之地。换句话说,当含蕴宪政文化的政治体系已经腐败,犹如充满着毒素与病菌的土壤中,如何能够培养出健康丰硕的果树及果实?当吾人忽略这种情况时,试问就算「宪政体制」(constitutional regime)全然改制成内阁制或总统制,台湾的民主宪政就能从此迈向康庄大道吗?

其实宪法本身并不会主动向下扎根,也不会主动修正错误,它只会将错就错。正如法国政治学者Maurice Duverger 认为「宪政体制的价值绝大部分取决于身处其中的人们所崇尚之价值」。国民所崇尚的价值乃透过政治系统投射于宪政体制上,进而形成宪政运作。换言之,宪法就像是一个上层建筑,需要扎实的基础建设才能架构出坚固的宪政系统。那幺,当我们亟力试图拼凑出一套适合台湾的理想宪法时,是否也已经同时考虑到宪政「基础建设」的阙如呢?

王思为法国巴黎第五大学政治学博士,现职为南华大学暨欧洲研究所助理教授,目前亦担任台湾北社秘书长、台湾智库谘询委员研究兴趣为国际发展问题、主权理论、宪政民主、公民投票。

前沿的新闻资讯|新闻最新消息今天|网站地图